邊謀愛邊偵探
小說推薦邊謀愛邊偵探边谋爱边侦探
他想杀人,这个严酷的想法,激荡着他的心魂,以至于他猛地从仇恨中回过神来……
杀人,对于曾经职业是狙击手的吴藻来说,杀一个人易如反掌?但那是杀的该杀的人,现在要杀的人是他钟爱的女人,尽管这只是脑海里一闪而过的念头,但还是让他惊愕不已,他怎么会有这么危险的想法呢?
他连忙点上一支烟,猛地吸起来,竭力不让那可怖的想法再在他脑海里出现,于是做一些事来忘记林静笃。
他打算准备一些材料,然后去见一个时常跟他有生意来往的客户,可他完全静不下心来,头脑里全是林静笃的影子。她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牵制住了他思维的神经。他对她爱恨交加。
他狼狈不堪地蜷缩在转椅上,目光呆滞地望着桌上的材料,想象着林静笃会怎样结束她跟洋鬼子的约会。
吴藻鄙夷地确信,荒芜人烟的野外——是林静笃和外国佬约会的天堂。
确实,那片深林——在林静笃看来,就是她和尼采的幽灵的极乐世界、美妙天堂,即使风吹雨淋她都不觉得惶恐,反而觉着增添了无限乐趣……
她躺在尼采的幽灵的臂弯里,幸福地闭着双眼。
大地平和、寂静。
细雨平缓地飘着,轻轻地打在他们细腻的皮肤上,润润的,滑滑的。
他们静静地依偎着,好象都已睡去。
他们好象两个受伤的动物,依偎着,要从彼此身上找到安慰。所以……他们看起来都那么安详。
林静笃全心全意地爱上了尼采的幽灵。
她还不了解他,却已经爱上了他,这种感情太突然、太猛烈,连她自己都不相信。
但她面临的感情却是如此真实。她紧紧地拥抱着他,一动不动,像一头温顺的小羔羊。她爱他的思绪一刻也没有停止过,脑子里的褶皱像波浪猛烈地起伏着,似遇上狂风。
尼采的幽灵一动不动,像倒在地上的木桩,僵硬、结实。她却像花一样攀附着他,被雨淋得更加鲜嫩、光滑。
盛开的花朵一定有蝴蝶迷恋……
吴藻爱林静笃已是发疯,她却不知道,只恨他曾想非礼她,让她心情烦躁,远离聒噪的城市,不想因祸得福,阴差阳错邂逅尼采的幽灵这个完美的情人。还有跟林静笃只有一面之缘的芮蕲,时时恋着她这朵花儿。
林静笃享受着尼采的幽灵带给她幸福的同时,偶尔也会想起马卓。她曾不顾一切地爱他,他却突然消失不见。想到这里,她又担心起尼采的幽灵来。他看起来深沉、忧郁,比马卓更难以让人读懂。她觉得他会干出比马卓更令人难以置信的事来,具体是什么,她也说不出来。但她只希望他不要离开她。
林静笃睁开眼,起身坐着,轻轻摸掉尼采的幽灵脸上的雨水问:“你会突然离开我吗?”
一世婚宠:总裁娇妻太撩人 桃灼灼
“不会!”尼采的幽灵说,雨水让他不能完全睁开眼睛。
“你会伤害我吗?”林静笃把他脑袋抬放到她腿上,一本正经地问。
尼采的幽灵索性把脑袋放到她怀里,并不答话……
荒烟笼罩着他们,看起来缥缈、虚幻。
“你怎么不说话?”林静笃抚摸着他光亮的额头问。
尼采的幽灵像一个安详的孩子依偎在她怀里,陶醉道:“在雨中约会,真是头一次。”
“这么久了,你完全不知道我是一个什么的人。”林静笃避开她的话题,用指头在他性感的嘴唇上划着说。
“知道,你是我在中国遇上的最美的女人。”尼采的幽灵道,语气听起来有些敷衍。
“——你似乎只想跟我约会。”林静笃抿了抿嘴,沉声道。
“我还想给你讲贝蒂‘动人’的杀人故事,更想好好爱你……我说的是真的,发自肺腑的。”尼采的幽灵望着她圆润的下巴道。
“我一直想听你的故事,不想听别人的故事。”林静笃道。
“我的经历不值一提,对你没有任何吸引力。”尼采的幽灵眨巴着双眼道。
“不,有,”林静笃说,“我爱你,我被你吸引,你第一次坐汽车都会让我觉得新奇。”
“那都是琐事,讲起来会没完没了,还会耽误我们享受浪漫的时光。”尼采的幽灵把脑袋往她怀里钻了钻道。
“我今天不想听你讲贝蒂的故事了,”林静笃有些激动道,“我给你讲讲我的故事,希望你能了解我。”
尼采的幽灵点了点头,说道:“你讲,我听着。”
林静笃道:“你好象并不感兴趣!”
尼采的幽灵道:“没有。”
林静笃道:“我突然不想讲了。”
我是悲剧男 零度的寂寞
尼采的幽灵抬头望了她一眼,说道:“你讲,我听着。”
林静笃向他谈起她的上司吴藻要非礼她。她全心全意爱的人马卓悄无声息地离她而去。她的妈妈嫌弃她爸爸窝囊,没有出息,把他甩了,所以她一直生活在一个没有男人的家庭。还有很多他不如意的事……
说这些时,她脸上泛出美丽的红晕,同时,又流露出困顿的神色。
尼采的幽灵听了林静笃的诉苦,并未表示同情,而是无动于衷。
林静笃补充道:“马卓是一条变色龙,吴藻是一个十足的老流氓,他们同一天伤害我,我才搬到郊外来住的,为了寻求内心的平静,竟然遇上了你。”
林静笃本以为会搏得他的一些同情,不想尼采的幽灵向她泼了一盆冷水,淡淡地说道:“你的过去我并不感兴趣。”
林静笃问:“你对我什么感兴趣?”
尼采的幽灵道:“——你在我面前实实在在地存在。”
林静笃又问:“你不介意我有过男人?”
尼采的幽灵道:“不介意。”
林静笃突然咆哮道:“你既不想了解我,也不想我了解你,是不是?”脸色酱紫。
尼采的幽灵沉默不语,好象她不是在跟他说话。
林静笃由女孩长成女人,对生活和爱情有着美丽的憧憬。她真切地爱上过两个人,一个是马卓,他已离去,不再值得留恋。一个是眼前的异国人,虽然她不了解他,却爱的发疯。因此,他稍微的冷漠,都会让她内心发凉。
林静笃怅然道:“好象……只有跟我亲热,我才能感觉到你火热的激情。”
尼采的幽灵简单答道:“——这就够了!”
“还有,你在讲贝蒂的杀人故事时,我才能看到你变化无穷的表情。其它时候,你神情硬僵僵的,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林静笃绝望道,“难道我们之间就没有其它的话题可以谈吗?”
尼采的幽灵擦了一把脸上的雨水问:“你要谈什么?”
林静笃停顿了一下,坚定道:“能让我们彼此了解更深的话题——”
尼采的幽灵不解地问:“我们目前的状态很好,你为什么想着要破坏它呢?”
“现在的状态很混乱,我们除了亲热,就是讲故事,却不知道其它,”林静笃情绪有些失控道,“我有些接受不了!”
“我说了,我喜欢这种状态。”尼采的幽灵面无表情道,但很虔诚。
林静笃站起身来,裹紧衣服,生气道:“我走了,我真的不会再来了,你也不用再到这等我了。”
尼采的幽灵道:“你不来的话,我也会来。”
林静笃的眼泪混着雨水流到脖子上。她气冲冲地走了。尼采的幽灵没有挽留她,只是看着她愤怒的背影消失在他视线尽头。
他看她的目光有些浑浊,似某种昏暗的东西掩蔽了双目明净的光泽。
麟天记 夏日未漾
林静笃又回来了。
她泪眼婆娑,哽咽道:“我不想你淋雨,希望你今天早点回家。”。
尼采的幽灵问:“你哭了?”
突然,林静笃号啕大哭起来,似乎受尽了委屈。
尼采的幽灵上前抱紧她,说道:“我发自内心地还想你来,听我讲贝蒂的故事。这里是没有人打扰的天堂,你应该珍惜,我们可以毫无顾及地在这里约会。”
林静笃挣脱他,给了他一耳光,忿忿道:“你是一个流氓,自始至终都没有真心实意地爱过我。”
“没有,其实我一直在用心爱你!只是我不怎么会表达而已。”尼采的幽灵忍受着雨打说,当然耳光未给他带来任何冲击。
林静笃恨恨地望了他一眼,转身走了,狼狈不堪地在雨中狂奔。
大雨猛烈,狂风呼啸。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