諸天普渡
小說推薦諸天普渡诸天普渡
洪辟将神意从幽幽冥冥、茫茫缈缈的不可知之地收回。
那一战之后,经过天地雷池洗炼,与造化道人的对抗中,不仅看到了超越了阳神的境界,借助六圣器引动人道大势,上合天心,令浩然长河现世,踏入天人合一之境,得窥一丝天地间的最大奥妙。
肉身境界虽然没有明显的突破,但却发现了许多天地间的玄秘,甚至于窥见了大道规则的运转。
也看到那些在世人眼里,早已经寂灭的古时的强者,存留于世的不朽精神、念头。
那天上周而复始地运转的星月星辰,有无数都是上古时圣皇、阳神的念头所化。
一颗念头,便是一颗大日。
亘古不灭,辉耀万古。
恐怖得不可思议。
洪辟如今肉身千变万化,聚散随心,是人仙巅峰的境界。
修炼鬼仙之道的,至少要达到九劫巅峰才能与之相比。
神魂相对弱了些。
但经过天地雷池洗炼后,也已经可以媲美六次雷劫的鬼仙。
若论精纯,却不止于此。
只是七次雷劫需要精神念头达到一元之数,能遨游天外之天,能虚空造物,因此才被称为造物主。
洪辟之前并没有走这条路,除是魏玄成这一尊念头神明,他没有凝炼更多的念头。
而是不断地打磨自己的真灵本性
精纯有余,比之真正的鬼仙之道,却少了许多变化玄妙,运用机巧。
不过,以神意遨游太虚,甚至到达天外之天,却可以轻易做到。
方才他便是以神意遨游天地,窥探天地间的奥秘。
不仅看到了许多上古阳神高手、粉碎真空的强者,在天地间留下的不朽不灭的精神印记,从其中参悟到他们的术,他们的法,他们的道。
平添了无穷的积累。
还有一些沉睡于虚空之中的强大存在,即便是现在的他,也不敢轻易触碰。
也看到了这个大千世界之外,其他的世界
阳神世界,在本尊之前见过的世界,都是数一数二的,并不是一个简单的单一世界。
仅仅是那些阳神,甚至超越阳神的存在,就有创造世界的能力。
他此次所游历的世界,就在大乾所在的大千世界之外。
是一个有着远超于大乾的文明,有点像是本尊的现代文明的世界。
那里就是中央世界。
那个世界不仅有着先进的文明,也有着不低于大乾、甚至还在大乾之上的武功、道术水平。
如果他所知不错,中央世界便是上古圣皇,“盘”所创造的世界。
这位盘,应该是上古时期,最强大的一位圣皇。
中央世界有着盘的念头存在,洪辟并不敢太过窥探。
除此之外,洪辟还窥到了一丝这个天地间最大的秘密……
一个特殊的地方。
一个存于真实,也存于虚幻,既在过去、在在现在,也在未来的地方。
那里万物的起源,是世界的起源。
时空起于彼,终于彼。
既是起源,也是归墟。
洪辟看到了,却无法触碰。
他只是起了念头,想要找到去往那里的路时,神思便枯竭,神魂动摇。
如同握在手中的细沙,在不知不觉地流逝。
那里不是他现在所能触碰的所在。
睁开双眼。
上善已经进入房中,站在身前,恭声道:
“冠军侯的麒麟军中,有几个随军书佐,是儒门的弟子,弟子得到消息,”
“麒麟军中,不知何时,多了几位参军,冠军侯对彼等似乎十分信任,常常向彼等参问军机,”
“此番冠军侯突然回京,便是这几人向其进言,因夫子接任太师之位,朝中必有大变,”
“冠军侯便向陛下请命,回京休沐一月。”
“不过据那几位弟子所言,冠军侯此番回京,怕是与夫子您有关,”
“不过那几位弟子只是恰巧听闻他们提到夫子,那冠军侯和那几个怪人,修为都极为可怕,他们也无法寻机探听。”
上善说着,顿了顿:“夫子,要不要再派人去打探一番?”
虽然那冠军侯早已是武圣之境,一身修为恐怖之极。
但如今儒门之势盛极,区区武圣,还不能被放在眼里。
“不必了。”
洪辟笑了笑,忽然道:“你说那几个怪人,为何怪?如何怪法?”
“弟子也只是听那几位同门所说,那几个人,男女皆有,衣着打扮十分怪异,男的剃发如僧,女的浓脂艳抹,穿着暴露,举止大胆,不遵礼法,十分不堪入目,”
“而且行踪诡秘,明明是宿在军营中,却时常不见踪影,神出鬼没,”
“个个身怀异术,除了其中一个男子修炼武功,但用的都是他们从未见过的招式外,其余人所擅异术,皆看不出根底,也不像是道术。”
“这些人就像是突然出现,也不知如何,便得了冠军侯的信任,十分倚重。”
上善想了想,微微皱眉道:“夫子,弟子总觉得这冠军此番是来者不善,是要对夫子不利,不如还是让弟子去查看看一番。”
洪辟笑道:“不必了,你还不是他的对手。”
“夫子,我可以请六位师兄帮忙。”
上善还是有些不情愿。
实际上他并不认为对方有能力能夫子做什么。
冠军侯的名头,在别人来说大得很。
但在夫子面前,也不过如此。
无论是官爵、名望还是实力,都根本无法与夫子相提并论。
他只是纯粹对于还有人胆敢对夫子心存歹而不满。
想要教训对方一番。
洪辟依然摇头,没有答应:“杨安此人并不是表面那么简单。”
他并没有告诉上善,杨安为什么不简单的原因。
杨安此人,与乾帝、与中央世界,与一位无比强大的先天神魔都有关系,牵扯极大。
在真正达到阳神、粉碎真空的境界前,连洪辟都不能轻易去触碰,以免惊动那个存在。
洪辟看着旁边有点不开心的的上善,摇头笑道:“我让你去探听麒麟军,可不是让你盯着那位冠军侯的。”
“啊?”
上善一愣,然后反应过来道:“难道夫子是……那几个怪人?”
洪辟点点头。
却没有对他多说,嘱咐了几句,便将他打发走。
然后朝窗外的天上看了看。
似乎透过层层虚空,看到了什么。
怪人?
“呵,这下可热闹了。”
洪辟笑了一声,便又再次闭上双目。
……
“域外天魔……”
南海。
茫茫大海之上,有一片海域,似乎被一种无形的火焰扭曲。
一大片海域,都陷入一种扭曲之中。
海面之下,不知几千丈深。
重生之破晓
竟有一个人影,盘坐其中。
周身散发着玄秘的气息。
高高在上,辽阔无边。
如同苍天一般。
海水围绕转动,却像是不敢靠近一般,形成了一个方圆数里的球形空洞。
此人看起来不过是少年模样。
紧闭的双眼,忽然睁开。
绽放出一种令人无法形容的神光。
深邃如星空,淡漠无情。
一丝惊异之色,如同雷霆一般,在其中炸响,电光暴射。
转瞬又尽敛其中,重新合上双眼。
似乎一切都未发生。
只是在海面之上,万里长空之中,忽有一片片惊天火光掠过。
云间似有金焰闪现,似乎有庞然巨物从其中掠过。
……
玉京城。
贡院考场。
这考场就是一个个栅栏相隔,其中只有木板、雨棚、椅子,十分逼仄。
此时这一个个栅栏隔开的号子中,已经坐满考生学子。
洪易也刚刚落坐其中,放好笔墨砚与食物,便卷起袖子,一边在砚中磨墨,一边打量着环境。
不由暗自感叹。
在这么简陋逼仄的所在,连转身都困难。
几乎是要一动不动,在这里熬上三天三夜。
不说这文思如何,科考的重压,仅仅是这环境对人的心之压迫、对身体的折磨,就不是一般人能承受。
心志不坚,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是绝然无法通过,也杜绝了此辈酸腐辈入朝为官。
果然是处处皆是考问。
过了不久,科考钟声响起,便有考场兵丁来派发考卷。
洪易将考卷拿到手,目光扫过。
题目竟是与上古圣皇盘有关。
这位圣皇,在上古之是地,泽被天下,德耀万世。
许多经典之中,都对其不乏赞美之篇章。
洪易深思片刻,便大笔一挥,落墨纸上,笔走龙蛇。
不过两个时辰,时至中午,其作学子尚在咬笔挠头,洪易便已经将卷子交了上去。
这次科考,只是举子试。
考官都是在一墙之隔的主考房中,当堂批阅。
此时在主考房中,一脸严肃方正的李神光,带着几位考官端坐其中,批阅卷子。
虽只是举子试,但却是京畿之地的科考,与其他地方自然有所不同。
主考官员也是当朝大员,还有着李神光这位礼部尚书。
李神光接连看了几篇,都是大摇其头。
左右顾道:“都是些大谈仁义礼法之流,看似刚正气节,或是辞藻华丽,却不过都是满纸虚言,空洞乏物,甚至不过是些伪君子之流。”
“哼!”
“理学之害,其甚如斯!”
李神光重重地哼了一声。
旁边几位阅卷官相视几眼,都苦笑不语。
别说接话,都急忙垂下头来。
这种话,这位敢说,他们可不敢。
那位洪太保虽然前番闹了个灰头土脸,但对手可是文圣公,千古圣人般的人物。
也没有人会觉得败给文圣公有什么丢脸的。
顶多是因为最近流传的某些流言,免不了有人在暗中嘲笑。
却也并非嘲笑洪太保无能,只是嘲笑其私德有亏,有眼无珠,连文圣公这么一位前古无人的……都给推了出去。
不过对方毕竟是大乾的功臣,中流砥柱,如今更是一位人仙。
也不可能因为一些家事,或是私德有亏便如何。
“咦?好字!”
几位考官正装着聋子,忽然听到李神光拍案叫好。
“好!好文章!”
看到李神光红光满面的模样,几位考官也不由好奇凑了过来。
“好哇!”
看过之后,几人都接连叫好。
其中一位道:“李尚书,如此看来,此番科考第一名,恐怕可以定下了。”
李神光点头道:“这考生是何人?报上履历来。”
“此子名洪易,是……咦?竟是武温侯,洪太保之子!”
一位官员已经拿着一张卷宗过来,却是满脸惊讶。
“是他的儿子?”李神光皱了皱眉。
“李大人,慎言,武温侯如今已经官封太保。”
一位考官忍不住提醒了一句。
李神光也只是犹豫了一下,便道:“便将之定为第一名吧。”
“洪太保到!”
就在此时,门外传来一声传叫。
一考官连忙道:“李尚书,我等快快迎接,太保有辅理国事、监理文政之职,此番应是受皇上旨意,前来巡视考场。”
李神光虽与其不对付,却也知上下之礼,公私还是能分清,闻言点头,起身整理一番衣冠。
率众人一齐迎了出去。
医妃太狠辣:鬼王,别硬来! 杨十九
到了门口,便见洪玄机一身朱紫官袍,面容肃穆地从一顶大轿上下来。
“参见洪太保!”
洪玄机位列三公,便是李神光官位也比他矮了几截,自然要行礼。
“嗯。”
洪玄机点点头,随口问了几句考场之事,走进主考房中。
行过规矩寒喧,便扫过案上的卷子。
开口道:“第一名定下了?”
“是,”
李神机把洪易的卷子抽出道:“说来也巧,这位解元,名叫洪易,竟是洪太保的公子。”
“洪易?第一名?”
洪玄机的神色并不在众人的意料之中,反而眉头皱起。
拿起卷子看了两眼,整个屋子都陷入一种无形的压力中。
令人气都喘不过来。
“这字飞扬跋扈,锋芒毕露,显是个不安分的,”
“且文章之中,多有胡言乱语,悖逆之言,如此离经叛道,别说定为第一,中举都难,尔等如何便让其高中?”
洪玄机放下卷子,面色沉沉:“难不成因为是我的儿子?”
房中鸦雀无声,几位官员都额头冒汗。
过了一会儿,洪玄机才道:“罢了,观其文,知其人,他还要磨练几年,打磨锋芒,此次科考,便黜落吧。”
说着,便捏起卷子,丢到了落卷堆里。
……
文圣公府。
“嗯?”
神游物外的洪辟,忽然又睁开双眼。
朝贡院方向看了一眼。
在他眼中,那里有一道道色泽不一的烟气华光凝聚成柱,高矮不一。
其中有一道,其色玄黄,凝如实质,大如华盖,直冲天际。
却是忽然凭空矮了一截,如同被人用刀削去。
这是他参悟六件功德圣器后,将般若观照的神退,更进一步,能一眼看破世间万物生灵的气运。
那些气柱华光,便是贡院中众考生的气运。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文圣公府的后院中,除了洪辟,还有诸多核心弟子居住。
李太白便在其中,正与诸位同门饮酒谈诗。
忽闻耳中传来夫子的声音:“太白,你代我往贡院走一遭……”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