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視劇裏一個能打的都沒有
小說推薦電視劇裏一個能打的都沒有电视剧里一个能打的都没有
“好胆!”
骤然一声厉喝如雷,幻圣一心迈步而出,但说话的人却并不是他。
只见其身后黑影一闪,一名身形似铁塔般魁梧,足有八尺高的大汉疾冲而出,仿佛一辆战车,横冲直撞的向任以诚挥拳攻去。
这人名叫巨二郎,是幻圣一心的师弟,武功极之不俗。
此刻一拳出手,劲力如束,凝实犹如一根巨柱,凶猛非常。
任以诚看都不看他,目光始终锁定在天皇身上,运起两成功力,随手一拳迎了上去。
砰然一声,双拳交接。
咔嚓!
巨二郎后肩处应声透出一截白森森的断骨,手臂顿时被废,不禁惨叫出声。
剧痛之下,又觉手腕一紧,已被任以诚给扣住,一股无可抗拒的拉扯之力传来,脚下一个踉跄,身子当即向前扑去。
蓬!
任以诚起脚一式‘风中劲草’,正中心脏,就见巨二郎后心处猛然爆出一阵血雾,颓然倒地,命丧当下。
“师弟!”
撕心裂肺的吼声响起,幻圣一心似幽灵鬼魅般突然出现在了任以诚的背后。
面目狰狞,目呲欲裂,右掌贯劲一击,直取背后命门要穴。
任以诚仿似不觉,全然不见闪躲,‘啪’的一声,即时中招。
幻圣一心偷袭得手,却勃然色变,他含怒出手绝无半分保留,岂料掌力触及对方背门,功力竟似泥牛入海,顷刻消失无踪。
就在他惊愕之间,任以诚又是一式‘雷厉风行’侧身踢来,登时胸腹遭受重创,口喷鲜血,人未落地便已身亡。
天皇终于再也坐不住,霍然起身,脸色凝沉。
“能两招击败他们,公子不愧是中原武林神话,但再动听的神话也会有终结之日。
为了统一东瀛,更为了入主中原,朕今日唯有亲自送公子上路了,此乃大势所趋,朕虽甚感遗憾,却也无可奈何。”
“以你的身份立场,如此行事倒也无可厚非,不过成王败寇的道理你想必也懂。
我敬你是一方之雄,此战我便不用兵刃,免得日后传扬出去,别人说我不讲武德,欺负你一个七十多岁的老人家赤手空拳。”
任以诚言罢足尖一挑,将巨二郎的尸体向天皇踢了过去。
天皇淡淡一笑,也不闪避,只抬掌在尸体上轻轻一按,轻描淡写的一招出手,巨二郎全身上下突然爆出一连串骨骼碎裂的声响。
落地瞬间,他那小山一般的壮硕的身躯,竟化为了一滩烂泥,诡异莫名。
“老夫苦修这碎天绝手数十载,毕生难寻敌手,今日有幸遇上中原武林神话,终于能大展拳脚。”
天皇浑身气势陡增,双手十指猛然暴长两寸,化为利爪,散发出一股慑人的幽幽绿光。
但见他对着巨二郎隔空一抓,爪劲旋绞,顿将尸体化为一团血色肉球。
“接着,这是朕送你的见面礼。”
天皇双臂一振,血球应声激射而出,带起呼啸风声,威力之强,端的不容小觑。
血腥之气扑面而来。
任以诚仍是泰然处之,心念转动间,天魔力场凭空而现,血球来至身前七尺,立时如陷泥潭,再难寸进分毫。
“这船我还有用,可不许弄脏了。”
任以诚洒然一笑,右手袍袖一挥,血球当即飞出,‘通’的一声,掉进了海里。
“哼!”
天皇不再多言,倏然身形化虚,急掠而出,碎天绝手施展开来,化出漫天爪影,沛然从四面八方将任以诚包裹其中。
风声骤起。
任以诚扭身急旋,引动周遭气流形成一道龙卷风,碎天绝手的攻势登时为之一缓。
爪影消散,天皇化繁为简,劲凝一处,强势一爪,破风而出,直取心口。
任以诚身形戛止,回身一掌‘撕天排云’横式迎上。
两人爪掌相接,各催真力,雄浑气劲冲击之下,爆响声似山石撞击,震耳欲聋。
天皇自视‘碎天绝手’霸道绝伦,功力连催,欲将任以诚周身筋骨震碎。
哪知对方真气雄似浪涛,更源源不绝,向来无往不利的招式竟攻之不进!
两人一时僵持不下。
任以诚突然变招,右臂真力鼓荡震开天皇,随即曲指成爪,旋腕一翻,反向其手腕处的‘神门穴’扣去。
天皇见招拆招,手臂一缩一旋,沉掌压下,砰然一声,忽觉一股如针似锥的诡异劲力透体而入,臂骨登时疼痛欲裂,瞬即脸色狂变。
“怎么样,我这淬骨爪不必你差劲儿吧?”
任以诚眉角一扬,戏谑同时,挥爪再上,凌厉气劲遍袭敌人身前各大要穴,砭骨生寒。
天皇不甘示弱,十指箕张,悍然出爪还击,应对之间,他不自觉的皱起了眉头。
任以诚的难缠委实有些超乎他的意料。
嘭嘭嘭……
巨船上,肢体碰撞声接连不断,两人已化为残影,快逾无形,令在场观者目不暇接,难辨真容。
转眼,百招已过。
黑影飞闪,却是两人从船头打到了海上。
砰!
气劲交锋声再起,随即忽见一道人影抽身急退,落入十丈外的海面上,踏水悬空而立,正是天皇。
“好!当今世上能与朕过上百招的人绝无仅有,你已经有足够的资格接朕的完美一招,起!”
天皇纵声大喝,鼓足十成功力,双臂上扬,猝然真气翻涌,直透入海。
须臾间,任以诚只见脚下与四周的海面波涛起伏,紧跟着就听水声爆响,无数水流冲天而出,如同箭矢一般铺天盖地疾射而来。
这一手以气御水,凝水成形的功夫,尽显天皇的超绝不凡的旷世修为。
任以诚足下轻点海面,借力飘退。
天皇随之而动,身法展动同时,双臂不断舞动,御使海水成箭,笼罩六合八方,如同一座牢笼迅速将任以诚逼至一处,困于方寸之间。
下一瞬,便要他遭受万箭穿心而死。
间不容发之际,任以诚气走全身,双手虚空一按,盘抱成圆,变转云手开阖,轮回劫应势而出。
四两拨开阴阳势,借彼几分还几分!
任以诚极招上手,以‘众生灭’强借对手攻势,乍然虚空震荡,顿令万千箭雨反射而回。
天皇见状,不由为之讶然,双手一带,轰然一声,掀起一道巨浪护在身前,将箭雨尽数抵挡在外。
“刚才是封字诀,你再接我荡字诀。”
天皇说话间,两手隔空虚抓,海面立时窜起十条长鞭似的水柱,受起十指所引动,竟以碎天绝手的招式席卷而出。
任以诚对此亦心声诧异,对手来势奇快,转眼便将他所有退路都封死,更甚方才。
“雕虫小巧,还困不住我。”
任以诚猛地纵身腾空,微微一晃,顿时显现出无数残影,拳掌腿三绝武学行云流水般施展开来,对着不同方位的水鞭狂轰猛打,俨然正是三分归元。
三元流转,生生不息,宛如铜墙铁壁,任凭天皇如何变招,却始终难以撼动他分毫。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再接我困字诀!”
天皇当机立断,身躯猛然一震,真气自脚下透入海面,方圆三十丈内的海水,翻涌间竟形成了一个奇怪的圆形图案。
任以诚身处其中,细看之下,发现这图案赫然与天皇巨船上的家徽一模一样。
周遭水流卷动之势,看似杂乱无章,但实则暗含阴阳五行的奥妙在其中。
轰!
任以诚随手一掌击出,劲力落处,图形当即溃散,但在天皇内力催动下,很快又再复原,始终维持着图形的完整。
“受死吧!”
天皇声色俱厉,双掌擎天而起,劲力牵引之下,家徽图形竟硬生生从海面拔起,巨浪如墙将任以诚围困在内。
天皇双掌隔空再拍,巨浪中登时又有水箭射出。
但这次任以诚受困与方寸之地,四周又有巨浪包围,且不断收缩倾盖而下,已无法像刚才那般反击。
“等的就是你这一手。”
任以诚兀自笑容不改,天霜拳倏然出手,一式‘霜绝天下’朝着脚下海面轰然砸下。
但闻‘咔嚓嚓’的声音响起,天皇家徽瞬间凝结成冰。
任以诚跟着又是一式‘霜雪纷飞’,拳带扭劲冲天而起,四周巨浪水箭所凝成冰,立时崩然碎裂。
“什么!”
天皇怒目圆睁,一脸难以置信。
惊骇间,他突然眼前一花,胸膛当即遭受重击,整个人如断线风筝般抛飞而出,砰然一声,砸落在了巨船甲板之上,口中鲜血狂涌,显然受伤不轻。
“陛下!”
火狼大惊失色,急忙拔刀护在了天皇身前,一脸视死如归的看着飘然回到船上的任以诚。
“完美本身就是种执念,有了执念又如何能称为完美,但凡你换一招,都能再撑个百八十招,凭白浪费内力,华而不实。”
任以诚早知这完美一招的玄机,其实关键之处便是天皇的家徽,对方要在杀敌的同时,保持图形的完整。
但似他们这样的绝世高手对决,如此分心他顾,无疑是自寻死路。
天皇神色晦暗,脸上再没了半分之前运筹帷幄的神采。
就在这时,无神绝宫的方向突然传来一声惊天巨吼。
“是谁伤害我儿?”
任以诚闻声眉头一皱,旋即二话不说身化狂风,飞速将船上天皇的手下了结。
最后他一个闪身来到火狼面前,翻手将其击毙,然后一掌按住天皇,转头便走。
“皇上,劳你照顾我这弟妹,我去接应他们。”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