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國之龍圖天下
小說推薦三國之龍圖天下三国之龙图天下
邺城东郊,位于和南郊交接的地方,一座普通山坡之上。
“情况如何?”
贾诩有些坐不住了,他虽然布置了一番,但是他绝不敢小看自己昔日的搭档,那个能一手撑得住西凉军大局的狠人。
李文忧文能治天下,武能纵四方,在朝堂,他可以老谋深算,在战场上,他依旧能掌控大局。
这是一个非常可怕的人。
如果不是董卓太过于的自负刚烈,李文优的布局是有希望能让西凉闯出一片天来了,西凉的失败,只能说是李文优所托非人。
“探马还没有回来,城中局势如何,目前还不是很清楚,不过已经打起来了,打了足足两天时间,依旧在交战之中!”
阎行拱手说道。
“可惜,打起来就乱了,我的夜楼暗探也没办法把消息传递回来了!”贾诩有些的阴沉的说道。
乱起来,就不好掌控,夜楼传递消息的渠道,始终不如景武司那样的专业,在这种局势之中,消息不好传递。
虽然他已经把计划给了张燕,但是计划再好,也需要有人执行,如果张燕扛不住鞠义,可能就会先溃败。
一旦溃败,整个局势就没得挽回了。
北境的燕军主力压境,那么邺城,立刻就会给燕国先拿下来了,等到魏军北上的时候,恐怕已经有些晚了。
“报!”这时候探马返回了。
“说!”
阎行低喝。
“东郊城门已经被打开了!”探马高声的说道。
阎行闻言,眸子一亮,然后道:“继续去打听,另外让斥候们关注南城门的情况!”
“诺!”
探马继续返回前线打听消息。
“贾先生,是不是应该进攻了?”
阎行低声的道。
贾诩眯着眼眸,想了想,道:“再等等!”
“等什么?”
阎行皱眉,问。
“等一个能一举定局的机会!”贾诩说道:“鞠义麾下兵卒,还是比较有战斗力的,不等到他们的筋疲力尽,他们是不会放松警惕了,我们也发挥不了奇袭最大的效果!”
“那黑山军会不会?”
阎行吞咽了一口唾沫。
越是耗下去,黑山军战损就越是严重,甚至会把精锐打没有的,他甚至想问,会不会全军覆没。
这些读书人,借刀杀人之手段,出神入化,他有时候都会非常恐惧的。
“打仗,必有牺牲,黑山军补损耗,就是你们金城儿郎折损在这战场之上,而且我不是在害他,我是在给帮他!”
贾诩低沉的说道:“阎将军,你要记住,他和你完全不一样,你和他也不是同样的底气,你能执兵,因为你出身西凉,西凉已散,你如今就是一个无根浮萍,可以掌控,不管怎么样,都不可能逃得出大王的掌控,所以你是安全的,但是他张燕伸手有有百万黑山众的支持,在河北又有一定的声望,手中继续执如期强战斗力的黑山军,他未来的下场,要么反了,要么被斩了!”
魏王虽只是诸侯,却有了帝王之相,如今他执朝廷,如同无冕之帝,帝王只有帝王心术,掌控和平衡是必须要保持了。
黑山军不能超过掌控范围,不能失衡了战斗力,不然只能赢来猜忌。
他游说张燕。
说降阎行。
有公心,公心乃是为魏军增加战斗力,也有私心,私心是为了让自己在魏营之中的立足更有一些底气。
所以不管是阎行,还是张燕,他都折损不得,唯有如此,才能让张燕继续掌兵,而昙花一现,最后泯灭乱世之中。
“多谢贾先生赐教了!”
阎行冷汗不由自主的流淌下来了。
这人心,可真复杂啊。
“不客气!”
贾诩笑了笑,阴柔的声音在响起,道:“某对你的要求不高,兢兢业业,不要多想,做一个纯粹的武夫,当一个征战沙场的将军,那么有我在朝堂之上为你护航,你能平步青云!”
这是互惠互利的事情,不是他在利用阎行,而是他在和阎行进行个人之间的结盟,他一个西凉人,在朝堂可不好生存。
如果没有兵权支持,他在夜楼的地位,未必能稳如泰山,军中的人不给面子,他也不敢说什么,到时候夜楼还能有什么威慑力啊。
“贾先生请放心,我不会让你失望的!”
阎行已经确定目标了,他相信贾诩不至于害自己,因为这对他没好处,自己打仗可以,但是在朝堂上玩心眼,那是不擅长了,如果有贾诩支持,说不定他漂泊半生,还真能找到一个能安身立命,功成名就的归属。
……………………
又过去了一天。
决战爆发的第三天时间了,城中鞠义和张燕的主力,仿佛都已经有些筋疲力尽的,但是依旧在酣战之中。
这时候拼的是一个口气。
战场上的硬条件摆在那里的话,其实没有太多的计谋了,只有硬碰硬,所谓狭路相逢勇者胜,就是这个道理。
这时候,能坚持的就是胜者,军心一旦溃散的,那就会立刻的溃败。
“突然退出了东市的左右两条街?”
张燕站在一座角楼上,目光扫视四方,身上的战甲已经血迹斑斑,刀剑之痕无数,披风成一丝丝的。
但是他的眸光一如既往的锐利:“鞠义在想什么?”
“渠帅!”在这时候,张燕部下已经有人撑不住了,一个小渠帅忍不住低声的问:“我们的援兵,什么时候到啊?”
“快了!”
张燕心里面也在突兀,但是他还真得住,毕竟也算是久经沙场的老将了,不可能在这时候崩盘的,他低沉的对着几个心腹说道:“告诉儿郎们,我们的援军,马上就来了,必须要坚持进攻,只要打到他们筋疲力尽,我们就等于胜利了!”
“诺!”
一众渠帅对张燕还是比较信任的,生死之间,可以把性命交付,所以张燕所说的话,不会有人质疑。
但是这时候,他们的心情都是忐忑的。
大战如今,折损甚大,可援兵却迟迟不见踪影,他们的心中,都有非常巨大的负荷,若非张燕还稳得住,恐怕他们已经撑不住了。
“渠帅!”
一个青年上了角楼,他的面色不好看,道:“西边失守了!”
“西边?”
“鞠义有两千左右的兵力,从邺水横渡,从西边杀进来了,把我们的生存空间压在内城和东城之间了!”
“好胆子啊!”
张燕一下子明白了:“鞠义在这时候,居然还敢围杀我,谁给他们的胆子!”
“除非他们有援兵!”
作为张燕部下的谋士,杜长低声的说道:“渠帅,我们有援军,他们也未必不会有,燕国骑兵,迅猛如风!”
“有可能!”
张燕顿时一下子想明白了:“于毒北上这么久,没有一点声音,应该是我们的黑山主力被的挡住了,而燕军肯定对邺城有布置,所以会有骑兵迅速南下,巨鹿距离这里不远,甚至比官渡要近很多,骑兵南下,会加快,所以他们认为,会被官渡的援兵更快一步进入邺城!”
鞠义的布局,一下子的就看明白了,鞠义在布局他们围起来了,只要等到援兵一到就直接围剿他们了。
“邺城舆图!”
“在!”
两个亲卫把一张舆图摊开在张燕面前,张燕仔细的看,看的很认真,半响之后,才开口说道:“内城东门应该被堵死了,他们从西面上来了,那么北面也会失守,最后把我们困在东城门这里!”
“城郊呢?”
有人问。
“城郊,他巴不得我们撤出去啊!”张燕道:“得邺城者得河北,我们一旦撤出邺城,那么就不需要再战了,到时候就不是我们这些人说了算!”
他们都只是马前卒而已了,邺城争夺,是一个关键,谁都知道,但是失守邺城,付出的代价他们也都明白了。
张燕其实现在面临的局面并不是很难,只是需要抉择一下。
他是会信任贾诩,还是不信任?
这是很关键。
如果不信任,他可以撤出去,保存主力,大不了回黑山去,当他的土匪王,日后不管谁来收编他,他都还能有机会。
可有时候无功勋就无地位,日后一旦被收编,他只是一介闲人了,不可能还有机会的执掌兵马了。
而唯有建立功勋,才有继续执兵的可能性。
如果信任贾诩,一旦贾诩不增援,他将会全军覆没在这也称之中,鞠义主力比他的强大,他南下的只是一部分精锐,但是鞠义的兵马也是百战精锐,兵力,武器,装备,斗志,战斗力,皆在他们之上。
打下去,吃亏的肯定是他。
甚至一旦被堵住了,全军覆没都不是不可能的。
在十字路口上,张燕沉思了很久,这样的选择,在很多年前也有一次,那一次他选择驱逐张宁,最后证明,他作对了,才有了黑山基业。
而这一次,他还是需要抉择一次,生和死,现在和未来,这些都是需要他去考虑的。
“西翼主力,收拢兵力,东城门放弃!”张燕终究是下决心了:“传我军令,集黑山主力,今晚,我要与鞠义主力,决一死战,决战之地,南城!”
办法总比困哪多。
他可以选择战斗,但是不能让贾诩牵着鼻子走,他就赌一把,赌曹魏舍不得邺城,赌贾诩不敢放弃邺城。
这把,赌命。
“诺!”
一众渠帅领命而去。
“四老,七老,你们伤势如何?”张燕问旁边站着的两个道袍老者。
“尚好!”
两老道感觉有些丢脸,十几二十年他们也是纵横天下的,跟着大贤良师,无所不往,但是老了终究是老了。
两人联手,居然还被鞠义给斩伤了,若非张燕及时出手,恐怕他们已经被鞠义当场斩杀了,
河北第一将,果然名不虚传啊。
“还能缠斗鞠义乎?”
张燕问。
“顶多能维持一炷香!”四长老低声的道:“飞燕,我们毕竟气虚已经没办法比之当年了,鞠义正值巅峰,他若是斩杀我们,只要等到我们的气血回落,就有机会了!”
“一炷香?”
张燕想了想,咬着牙,道:“或许足够了!”
黑山军的迅速调动,突然之间改变四处开花的战术部署,集中往南城冲击,一下子打乱了鞠义的部署。
………………
入夜。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南城的灯火通明,到处设立一个个火盆,一把一把火炬的火焰光芒映照天际之巅,仿佛能把整一座城都光亮了。
鞠义军部。
“张燕突然之间变阵了,为什么?”鞠义来回踱步,眼眸深冷。
“张燕,人杰也!”
青衣文士手握羽扇,摇晃了两下,斗笠之下的面容,有些玩味的笑容:“还真想不出,此人居有如此大魄力!”
“魄力?”
鞠义皱眉。
“他已经无路可走了,甚至已经明白我们的心思了,我们拖战,意图围困,然后等待援军,再来围杀他,他不甘等死,唯有提前决战!”
青衣文士道:“提前决战倒不是不好,只是我有些好奇,谁给他的勇气,这可不是单单有魄力就行了!”
他的眼眸眯起来,脑海里面的心思在疯狂的转动:“若是没有一定的底气,他不敢的决战!”
“难道黑山主力南下了?”鞠义道。
“不可能!”
青衣文士摇摇头:“黑山军已经被击溃了一部分,剩下一部分被堵在了黑山,而我军主力又从并州入冀,大王的主力可以解放南下,但是黑山的主力肯定不敢轻动!”
“那是为什么?”
鞠义想不明白,黑山军不可能有战斗力和自己决战,这是找死的。
“或许有些东西,我们忽略了!”
青衣文士突然问:“审配回来没有?”
“没有!”
身边的人摇摇头,低沉的说道:“甚至连消息都没有传回来了。”
“阎行那边出问题了?”
青衣文士眉头一簇,心中突然有些慌乱起来了。
虽然不确定。
但是他有这样的感觉。
审配是去说降的,但是审配却一点声音都没有,只有两种可能,要么审配叛变了,跑不知道哪里去了,要么就是审配出问题了。
如果审配出问题,那就是阎行那边出问题了。
“看来是低估一些人了!”青衣文士想了想,当机立断,道:“鞠将军,张燕既然想要决战,成全他!”
“现在?”
“主动一点!”青衣文士道:“天亮之前解决它,接管东城,然后加固四大城门!”
“诺!”
鞠义领命。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