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晉北府一丘八
小說推薦東晉北府一丘八东晋北府一丘八
拓跋珪的脸上肌肉跳了跳,眼中凶光一闪:“原来,你是看中了我身后的事,是希望我早点死,好让大魏的江山基业,落在你和你儿子的手中?”
贺兰敏咬了咬牙:“拓跋珪,你就是建立再大的基业,也终会有归于尘土的一天,看看慕容垂吧,这个你此生最大的敌人,无法战胜的敌人,最后也倒在了岁月的面前,就是因为他安排不好自己的身后之事,这才会家毁国亡,一世英名,毁在自己的儿子们手中,难道,你想走他的老路吗?”
拓跋珪冷笑道:“他可是七十多岁死的,而我现在才刚过四十,你现在就跟我说这个,是什么居心?”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免费领!
贺兰敏哈哈一笑:“慕容垂在四十多岁的时候就已经在大力培养自己的儿子慕容令了,对他倾注了心血,也让慕容令跟他一样优秀,若不是慕容令早死,让本来没得到培养的废物慕容宝上位,又怎么会引发后来的悲剧?拓跋珪,这个江山不是你一个人的,也有我的一份,有你的部下将士们每个人的一份,你不能因为无端的猜忌,就放弃对继承人的培养。这些年,等于是我在帮你培养阿绍,让你的大业后继有人。现在,你身边只有他一个儿子,难道让他领兵打仗,都不肯放手吗?”
拓跋珪的眼中光芒闪闪:“你想让他先掌军,再结交众将,建立自己的势力,以后就可以跟我分庭抗礼,甚至步步夺权,对不对?”
贺兰敏轻轻地叹了口气:“阿珪,不要总把人看得这么坏好吗?你总有老去的一天,不可能永远亲征,永远打打杀杀,我们草原各部,男人到了四十以后,会衰老得很快,你自己现在的身体也清楚,我如果图谋你的基业,就凭我这么多年一直在给你开药,照顾你的身体,难道我害不了你吗?现在你只有阿绍一个儿子在身边,就算你不让他领兵,他早晚也会接替你的位置。我请你给他带兵的机会,哪怕不是主帅,而是作为皇子随军,也总是学习战争吧,你在他这个年纪时,已经是统帅千军万马的人了,我希望,我希望他能跟你一样威武雄壮!”
拓跋珪一动不动地看着贺兰敏,久久,才摇了摇头:“阿敏,我们曾经也相爱过,为什么会弄成现在这样,夫妻之间,父子之间如同仇人,尔虞我诈,你死我活?难道,这就是你要对我的报复吗?”
贺兰敏幽幽地叹了口气:“也许,这就是天意使然,让我们得到常人不敢奢望的权势富贵的同时,也让我们失去了爱情,亲情。曾经的你,是少女时的我所崇拜,敬仰,爱慕的。即使到了今天,那份感情,也仍然时不时地涌上心头,如果不是爱你至深,我又怎么会对被你抛弃这样愤怒呢?但就算如此,我还是为你生儿育女,还是把阿绍培养得跟你一样,这份情意,你看不出来吗?”
拓跋珪摇了摇头:“我把你丢给了敌军,没有立你为后,消灭了你娘家的贺兰部落,甚至冷落你们母子这么多年,你还不恨我,还对我有爱吗?”
贺兰敏的眼中泪光闪闪:“阿珪,从我见你的第一眼起,我就不可控制地爱上了你,我背叛了我的部落,把我最宝贵的第一次献给了你,甚至冒着巫女身份给戳穿,受那烈火焚身的渎神极刑的风险,就是因为我爱你,这不是因为权势,不是因为图你什么,就是因为我喜欢那个坚强,勇敢,不畏一切,能用自己的机智战胜强敌的少年!”
拓跋珪半晌无语,看着贺兰敏的眼泪在脸上成行,他抬起了手,轻轻地去擦拭起贺兰敏的眼泪,声音中透出一股温柔:“原来,你对我是付出的真心,我还以为,只有当初少年的我,还会相信爱情,而你对我,只是想借我拓跋氏少主的身份,为你们贺兰部的崛起而找一个靠山,又或者,是想摆脱这种名为巫女,实为人质的命运。”
贺兰敏紧紧地咬着嘴唇:“贺兰部抛弃了我,把我一个人扔到了独孤部,当你所说的这种人质,我恨我爹,恨我的哥哥,恨他们抛弃了我,阿珪,你总是以为我是为了贺兰部,其实,我从来不是为他们,自从跟了你以后,你就是我的全部,你就是我的唯一,你就是我的整个草原,整个天空,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啊!”
拓跋珪轻轻地用手指托起了贺兰敏的下巴,他的虎目之中,也泛起了泪光:“也就是说,直到今天,你做的一切,也是为了我,对不对?”
贺兰敏闭上了眼睛,喃喃道:“你抛弃了我们母子,我对你的爱,对你的情,甚至对你的恨,也转移到了阿绍的身上,在我看来,他就是当年的你,我一步步地教他成长,教他权谋,教他兵法,派最好的武士教他武艺,就是为了他能和你一样优秀,只有这样,才能对得起你这一生的奋斗,才能继承你的基业。我们之间的恩恩怨怨,不要影响我们的孩子,更不要影响你大魏的江山。阿珪,拓跋嗣不是能继承你大业的人,他已经为了你杀了他娘,转而对你产生了怨恨,只凭这种妇人之仁,就成不了大事。”
拓跋珪的声音转而变得冷酷,透出一丝杀意:“如果我改立阿绍,那按我定的规矩,就得杀了你,即使是这样,也没有关系吗?”
贺兰敏睁开了眼睛,神色变得坚毅,一如她决绝的语气:“杀母立子,这是你多年前就定下的规矩,也正因此,我从小就教育阿绍不要顾念无用的亲情,哪怕你每次过来摧残我,欺负我,我都会让他在一边看着,不是为了让他恨你,而是要让他明白,这个世上,女人的命,永远是掌握在自己男人的手中,哪怕是你让我死,我也只有含笑接受。他早就为此做好准备了,如果你改立他为太子需要杀了我,那我绝不会有任何怨言!”
说到这里,她一拉自己的领口,露出了洁白莹玉的粉颈,闭上了眼睛:“你现在就可以动手!”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