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第一村
小說推薦大唐第一村大唐第一村
“那么,郎君,还有几位公子好玩,姚清先告退了。”
女官不敢过多停留,免得引人口舌,恭敬的敛衽一礼,留下月娘便退了下去。
而那挤满了楼道和走廊的小丫鬟们,提着花灯紧随起来后。
众人回过神来的时候,都是怔怔的望着八号台。
月娘那高挑又不失丰腴的背影,让不少人都是垂涎不已。
好在没有不长眼的人去被打脸,方才一堆人去找席云飞等人敬酒的画面,还历历在目。
傻子都知道那一桌人都是长安首屈一指的高门子弟,他们这些外地人连给人家提鞋都不配。
最憋屈的还要数凉州来的那群公子哥了,那月娘毕竟是代表凉州来长安争夺魁首的花魁啊。
视线回到曲江上的大舞台。
只见距离舞台不远的湖面上,忽然点起了大量的花灯。
不多不少,刚刚好一百九十三盏,而花灯也点亮了一张巨大的幕布。
那幕布红底金字,上书【凉州】二字。
这是只有灯主出现的环节,才有的待遇。
往年都是等到比赛结束才会出现的,那幕布也不会出现地名,而是魁首的花名。
今年规则一改,变成了三十六上州与长安的竞技,倒也有趣得紧。
那些个不甚开心的凉州公子哥们见状,一扫方才的阴霾,一个个举杯欢呼了起来。
场面一下子就热闹了,其他几个上州的公子哥见状,也纷纷摩拳擦掌起来。
能够进入曲江阁观赛的人,哪一个不是背景深厚,富甲一方的存在。
区区几百枚金币,他们也不是拿不出来。
刚刚是没有人出头,他们没那么冲动,现在眼看着凉州一个蛮荒之地开始出风头,哪里还坐得住。
此时那台下表演的花魁应该是来自徐州。
席云飞这边刚刚举起酒杯,一棒子徐州的公子哥直接就囔囔了起来。
“点灯,点灯……”
你十盏,我十盏,你二十,我也跟个二十。
舞台上抚琴吟唱的花魁还没有唱到高朝部分呢,就已经收获了两百多盏花灯。
专司伺候他们的丫鬟先是脸色一变,接着提着裙裾便匆匆忙忙朝一楼跑去。
约莫盏茶功夫。
女官姚清再次现身,她先是眉心微蹙,临到二楼的时候才换上一副笑脸。
牵强的朝那群徐州的公子哥赔笑了一下,施施然走到天字八号台。
恭敬的行了一礼后,有些惶恐的看向席云飞。
席云飞愣了愣,好奇道:“有事?”
姚清艰难的做了一个吞咽的动作,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王淮见状,笑着说道:“按规矩办事就行,谁花钱都谁就是大爷,这灯主也是一样的,拿去挂他们那边吧,不用在意太多。”
席云飞一听,才知道这个灯主是流动的。
不过想想也是,今晚注定了只有一个桌灯主,既然人家花钱点灯了,还花的比自己一桌人还多,那肯定就得让给人家。
不在意的笑了笑,席云飞回头继续听曲儿。
但席云飞不在意一个灯主的名头,不代表其他人不在意。
孔公子与其他几人相视一眼,其中那个言公子沉声道:“一群没见过世面的土包子而已,真以为灯主是谁都可以当的了?我点三百盏……”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言兄。”
言公子话还没说完,席云飞回头朝他看来,含笑着说道:“这个曲子一般。”
王淮闻言,嘴角微微扬起,举起酒杯与席云飞碰了一下:“确实一般,还不如前几个弹得好。”
孔公子等人愣了愣,接着忽然哈哈大笑起来。
那言公子挥了挥手:“拿走,拿走,别打扰我们喝酒。”
女官问言见状,心中大大松了一口气,她是真的怕这些公子哥们会不高兴。
当然,她最怕的还是席云飞。
好在,席云飞并不是一个强势之人。
恭恭敬敬的朝席云飞等人敛衽一礼,女官示意丫鬟们将那盏大花灯取下来,送到徐州那群公子哥所在的台座。
这一边的动静虽然不大,但也不算小。
二楼众人都关注着事态的变化,就连那群徐州的公子哥们也是心中惴惴不安。
多喝了两杯,人就飘了,全然忘记有些人是他们得罪不起的。
等他们察觉事情严重性的时候,心中后悔之余,又无能为力。
只能眼巴巴的看着女官跟席云飞一行人交涉……好在,结果是好的。
看着那盏象征【灯主】之位的花灯,挂在他们的头顶,徐州的公子哥们感觉那不是灯,那是一颗随时可能爆炸的大火球。
就在这时。
孔公子三两下跳上二楼中央的玄台,朗声道:“诸位,诸位,今晚大家尽管放开了玩,特别是远来的客人们,都不要拘着,长安是大唐的国都,也是在座所有人的都城,在这里,就跟自己家一样,都喝起来,唱起来,跳起来……”
说完,屁颠颠跳下玄台,跑到席云飞身旁坐下,笑眯眯的看着席云飞。
席云飞一边看着舞台上的演出,一边微笑着说道:“干得不错。”
孔公子受宠若惊的举起酒杯:“多谢郎君夸张,我敬你一杯。”
席云飞好笑的看了他一眼,伸手端起酒杯,才发现酒杯早已经空了。
正要唤人来倒酒,一道沁香扑鼻而来,那是一道非常独特的香气,不是花香,也不是市面上常见的香料,反而有种特立独行的迷人气息。
“公子请!”
月娘双膝微屈,藕臂轻抬,婀娜的身姿摆出一副飞天迎月的绝美身姿。
银色酒壶慢慢倾斜,仅仅是一个倒酒的动作,都是那般轻盈巧妙、潇洒自如、妩媚动人。
席云飞甚至能够听到孔公子等人咽口水的声音。
可惜,他不敢回头,因为这个娘们的胸口正对着他,而她只穿了一件半身裹胸长裙,外面的飞天纱衣有穿跟没有一样,不仅挡不住那两团软肉,反而更让人想入非非。
感觉酒杯慢慢变重,席云飞一副道貌岸然的模样,看也不看月娘,回身与嘴角略有晶莹的孔公子碰了一下杯,促狭道:“孔兄,差不多就行了,口水赶紧擦一擦。”
席云飞没好气的说了一句,回头继续看那台上的演出。
心中实则百感交集,心痒难耐,好想回头去看一眼,可又怕自己表现太失态,就很纠结。
便在这时,舞台上的演出落幕,下一个花魁款款登台。
席云飞神色一动,那登台之人不是别个,正是中午有过一面之缘的阮青玉。
而似乎是心有所感,阮青玉脚下莲步忽然停在木栈道中间,回头朝曲江阁看来。
二十多米的距离并不算远,席云飞愣了愣,感觉阮青玉好像在看他。
“难道是我太自恋了?”
席云飞尴尬的收回视线。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